繁體

友情链接:极速飞艇连中软件  极速时时彩  高登彩票  pk10赛车官网  加拿大pc最快结果  k8彩乐园手机客户端  国民彩票官网手机版app  期期中彩app  天津彩票  快乐赛车登录平台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心向槐花季
发布时间:2020-06-19 来源:和禹公司 作者:王圣强

半个多月前,那天下班开车回家,刚刚转过县城老档案馆,只见前面一辆越野车靠右缓缓停到路边。就在我暂停下等人下车的当口,抬眼看到前车一位年轻的女性从后备箱一筐筐往下搬东西,定睛一瞧,那不是槐花吗?这场景,可是多年没有看到了。一瞬间,仿佛特有的甜香钻进鼻孔,胃就开始条件反射般蠕动,记忆也被拉回到从前。

记得四十多年前,故乡的槐花大抵在五月末开放。一树开,便千树开,前山后坡到处都白花花,成片成片,整个围子里空气中弥散着那特有的甜香,花耀眼味扑鼻,真叫香气溢人。一到这个季节,小孩子格外欢实,上山下河,穿林爬树,有点象欢快地穿飞于槐花间的蜂蝶,乐不可支。

小孩不知柴米事。但有时也能恍恍惚惚地感到,大人们此时心情似乎并不因家里缺吃少穿而变得很坏,即使在外面闯了小祸,或偷懒不写作业,不帮大人干活,甚至把家里的家什弄坏了修不上,惴惴的心只等家长动巴掌却未见动手,就有些揣测,也许是槐花季节舒展了他们的心情的缘故。

对于大城市来说,县城以下皆农村。农村的小孩,哪个没吃过槐花?暖阳下,一群小伙伴约好,鸟一样叽叽喳喳打闹着奔向预定的方位。吃归吃,却不吃开过头或开口过大的,专吃将开没开和半开半闭的,而且专选阳坡,没有谁吃背坡的,可没吃几串就腻歪了。腻歪但不厌烦。今天撸吃了,明天还摘吃。山坡平地高高低低,到处是一串串灼人的白花,不用上树,近的伸手即拿来,远的一把镰刀或树杈钩过来,有时干脆不用手直接上嘴。

槐花包饺子和菜干粮也好吃,这就给人有点成仙成道的感觉。一家吃,大家就跟着吃。记得到我家想吃槐花时,已是赶上花季的末尾了,哥姐弟加上我赶紧拐上筐,房后学校院子里便有不少大槐树,就树上树下大呼小叫,一派忙活。上树是我的事,不多时就撸摘了几大筐,便趾高气扬满载而归了。这正是地里各种菜还没有下来的时候,槐树花剁碎拌馅,和苞米面包上,美美地吃上几顿。可那年,父亲高价花三毛几买来的苞米已是捂发霉了,蒸出来的菜干粮红郁郁的,槐花馅的味道被苞米面外皮破坏了,兄弟姊妹几个实在愧不能发扬红军过草地精神,吃几个后终于不得下咽,只将全部槐花菜瓤子吃掉,把皮留到桌上最后收拾喂猪。馅子与皮的反差,促使我们再摘些槐花包吃,不想一场大雨过后,槐花被打得有些破败,吃槐花的事只得等到明年,心情就有些怅然。

槐树只在开花的季节能让人想起,记不得槐树有何他用,烧火嫌扎人,做家具又粗糙,可枝枝巴巴的刺棘,农民夹菜园杖子(栅栏)最好不过。

人的胃绝对是有记忆的。能记得包槐花馅吃的,只这几回,然味道深刻。再后来,我家搬离了那个养我到十二岁的故乡,来到现在这个生活了快四十年的地方,尽管周边也有片片槐林,可再没吃过槐花,甚至年年花开花落却视而不见,虽然两地只隔几百里,但认死理的脾胃始终不愿承认,这里有似我儿时那个家乡的槐花。

就在我看到一筐筐槐花的那个周末,乘兴开车顺着环山渠再看那满山的槐花时,见到的只是漱漱纷落而下的花瓣和路旁伴着散步人脚下旋起旋落的轻飘花屑。

每当过了那个食槐花的初夏季节,心,就变得空落落的。

责任编辑:赵海星


上一篇:
下一篇: